活着真累。

同事某林又生了个男娃,他说,终于破了这地方连续女娃的怪事了。 不过,本来50岁可以退休,这下要再多干10年了。 但是,我似乎都不怎么关心这些事。 似乎看到自己老的不能动的那时的事,也或许熬不到那白发的年头吧? 这并不意味我害怕死亡。 世上最公平的是时间,每个人每天都是二十四小时,八万六千四百秒。 可是每个人活着的日子却不尽相同。 我想,最公平的应该是死亡吧,谁都逃不掉一个“死”字。 看网易新闻的时候,顺道翻了下 张献忠的 维基百科词条。 算是个杀人如麻的恶棍,可似乎只是纸面上的东西。 历史就是历史,你也可以说它存在,也可以说它不存在。 死了,什么都没有。 昨天,还是新闻,郭台铭又生了个女儿。 看了评论,人说:速度解放台湾,瞧,又一笔可观的社会抚养费。。。 我说,穷鬼就没必要生什么孩子,自己一辈子给人当牛做马,最后又生个子孙给人做牛当马。 这地球总有一天会完蛋,几年,几十年,几百年,几千年,几万年,几万万年,总会有那一天。 穷鬼们只能眼睁睁的瞧着富人们拿着通天的船票移民外星球去了。 穷鬼们,只能哭着喊着。 为何要那么悲惨? 我一直说,人类最终的解放,不是靠什么生产力,靠的是人类的自觉,自觉的退出生物界的舞台。 当人类完全灭绝的时候,人类才能得到最终的解放。